夏楠老师:ADHD患儿太难了,儿童多动症与情绪障碍

最近接待了两个咨询,都是13岁的男孩,ADHD伴有严重情绪障碍,不能正常上学。发现这种情况还挺普遍,我就来说说吧。

ADHD经常伴有情绪障碍,包括焦虑、恐怖、抑郁、双向情感障碍等。ADHD患儿高达中50%伴有情绪障碍,原因我们下文再说。

情绪障碍的表现是持续的情绪低落、烦躁和沮丧的状态,通常伴随比较低的自尊水平。重度抑郁症是抑郁的一种极端形式,它在多动症的成年人发病率比多动症儿童还高。

躁郁症是一种很严重的情绪障碍。以前人们都不知道儿童也有可能患有躁郁症,直到最近几年,人们才确定儿童也可能患有躁郁症。患有躁郁症的儿童会表现出很复杂的症状,包括极端的情绪不稳定,行为障碍和社交问题。有22%的ADHD患儿有躁郁症,躁郁症患儿里也有很高比例被诊断ADHD。

情绪障碍的迹象

每个孩子偶尔都会感到沮丧或烦躁。但是,如果一个孩子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说自己情绪低落,或者看起来很烦躁或悲伤,这可能是因为他患有情绪障碍。以下症状中如果有超过2个,并且影响到学业和日常生活功能,就可以被诊断为情绪障碍:

⭐️ 食欲不振或暴饮暴食

⭐️ 失眠或过度睡眠

⭐️ 能量低或疲劳

⭐️ 自卑

⭐️ 注意力不集中或决策困难

⭐️ 绝望的感觉

多动症儿童因为学业和人际交往上比一般孩子面对的困难更大,所以他们表现出的负面情绪也比大多数孩子更严重。孩子最开始出现情绪障碍时,家长往往会觉得孩子只是遇到了不高兴的事,心情不好而已,都不太重视。一般来说,在诊断出情绪障碍之前,患儿往往已经有了症状一年或更长时间(一年中可能有两个月没症状)。

如果一个孩子患有重度抑郁症,那他会持续的感到抑郁或易怒,对几乎所有日常活动都没有明显的兴趣或不能产生愉悦感。除了先前列出的情绪障碍的症状,患有重度抑郁的儿童可能每天都在哭。他们还会变得退缩、自我批判、谈论死亡甚至考虑自杀。

重度抑郁的孩子可能一直情绪暴躁,但是又没啥明显的原因引发他们的烦躁情绪。而且抑郁本身也没有明显的引发原因,这些孩子并不是因为ADHD引起学业困难才变得抑郁,或者由于父母离婚或任何其他压力情境而变得抑郁。有研究表明,儿童家庭的完整程度及经济状况对儿童是否患有重度抑郁几乎没有影响,这就是大脑机能失调引起的。

抑郁的孩子可能会感到内疚或悲伤,他可能会否认自己有问题。父母需要关注表示孩子情绪失调的细微线索,及时带孩子寻求专业帮助。如果孩子开始谈论自杀、自杀未遂、自残、任何暴力行为,就代表问题严重了,应该马上带孩子到医院就医。

有高达22%的ADHD患者有双相情感障碍。他们情绪极端不稳定,在抑郁和躁狂状态之间反复波动。在躁狂阶段,很小的挫折就会引发他们剧烈的情绪反应和过激的行为。这样的孩子通常是高度冲动和好斗的,能量水平也可能很高,有着不切实际的自尊心或雄心壮志,他们可能极端健谈、情绪激动、睡眠需求减少。

ADHD和躁郁症儿童通常社交能力较差,家庭关系也会由于孩子激进或挑衅的行为变得很紧张。一开始,症状可能只在家里出现,但随着孩子的长大,会开始在其他的情景下出现。

躁郁症是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有时可能包括精神病性症状(妄想/幻觉)或自我伤害行为,例如割伤自己,自杀念头/冲动、药物滥用。并且和遗传因素相关,许多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的儿童都有这类疾病的家族史。

为什么ADHD会并发情绪障碍?

虽然ADHD和情绪障碍完全不是一个东西,但它们在临床表现上有重叠,它们都会表现出脑结构和功能的改变,神经递质失调,都跟遗传因素有关。

ADHD本质上是一种大脑功能的障碍,包括注意能力、执行能力和调节能力,这与焦虑、抑郁引起的一部分障碍是近似的,它们有着互相交叉的生物学基础,所以共病率很高。

如何治疗

如果ADHD患儿已经有了情绪障碍,那么靠家长和孩子自己调节已经不够了,孩子需要专业帮助。治疗方法包括药物治疗,传统的心理疗法。如果是多动症相关症状引起了孩子大多数的机能障碍,随着ADHD症状的改善,症状会减轻。身心反馈训练可以有效帮助到这类孩子。


夏楠儿童头脑训练

发育迟缓的孩子需要做什么检查? 注意力缺陷和多动症的诊断与治疗 如何通过日常互动来发展孩子的语言能力?
发育迟缓+ADHD,训练3个月,智商从83提升到100 感统训练能治疗儿童发育迟缓吗? 帮孩子提升注意力的家庭建议

我是夏楠,任何关于儿童智力发展和学习障碍、发育迟缓、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自闭谱系等问题,都可与我联系:

微信号:xiananlaoshi

夏楠老师

夏楠老师

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催眠师、儿童和青少年心理及学习能力专家

全部文章 »

广告

夏楠老师微信

“夏楠儿童头脑训练”由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催眠师、儿童和青少年心理及学习能力专家——夏楠老师创办,是一家致力于解决儿童智力发展与学习障碍,科学干预儿童发育迟缓、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的训练康复机构。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水井胡同11号北京INN4号楼

夏楠老师:ADHD患儿太难了,儿童多动症与情绪障碍